长文|母基金大佬的发声:我们钱多人不傻,你们的历史、分红、所关注行业,我们都非常在意!

时间:2020-01-08 来源: 热点专题

2017年7月12日,青科集团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如期在北京举行。峰会邀请知名和杰出的基金组织、政府主导基金、上市公司、保险基金、私人银行、财富管理机构、富裕家庭和个人、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机构出席,深入探索国内外私募股权市场的发展趋势,分享最新的资产配置策略。

在以《母基金的春天》为主题的圆桌讨论会上,宜欣财富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廖夏军、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中国金启源国家风险投资指导基金副主席陈世友、湖北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王芳、开远国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袁鹤臣坤王吉鹏的合伙人杨梅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以下是根据现场速记整理(删除部分)得出的投资社区(微信号:学究2012):

廖夏军:大家下午好!今天的特别活动都是重量级的客人。母公司管理规模应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我很高兴与大家分享我们对母公司基金的一些看法。按照常规程序,请先自我介绍。

陈世友:我来自CICC。CICC是一家投资银行,也是一个私募股权平台。目前,CICC管理着1000多亿资产。我们主要做直接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并购和天使投资。

去年,它开始设立一个名为金钟启元的国家母基金,这是一个规模为400亿元的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引导基金。有80%的风险投资基金用于战略性新兴产业,20%用于跟进。

王芳:我是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的王芳,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是湖北省一个地方引导基金,出资400亿元。主要投资方向是母公司基金。可以设立专项资金,资助对地方政府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项目。自一年多前成立以来,它已经投资了20多只基金。

王吉鹏:元合宸坤是母公司基金管理机构。自2006年3月以来,他一直在运营和管理母公司基金。到目前为止,他已经管理了3只基金。在过去的11年里,袁和臣坤投资了60个基金,投资了800多个项目。在股东大会投票中,我们主要关注风险投资。

杨梅:我来自开元国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我们的母公司可以追溯到国家开发银行,早在1998年就开始股权投资。当时,股权投资的主要业务范围是基金投资。

2008年国家开发银行进行商业重组后,成立了国家发展金融有限公司。开元国家发展公司的母公司是国家发展金融公司。历史上,我们投资了100多只股票基金,发起并管理了18只多边合作基金。

目前,CNCC管理的基金包括CNCC 100亿元的一期基金、CNCC 150亿元的二期基金和中阿基金。

廖夏军:宜欣自2013年开始涉足私募股权的母基金行业,管理规模接近200亿。投资阶段相对分散。目前,已经投资了50多个政府采购基金和大约70个基金,间接支持了1000多家国内外高增长企业。

母亲基金的第一年:

来自银行和国有资产的大量资金进入了基金,但许多人并不愚蠢。

廖夏军:2016年是母亲基金的第一年,这有着非常不同的含义。从第一年开始,整个母公司基金市场的变化和特点是什么?请与你们几个人分享你们的观察结果。

杨梅:让我谈谈宏观观察。主要有两个方面。首先,今年是母公司投资的第一年。母公司的投资周期相当长。大多数投资者是强大的机构投资者,其中更多的是有国有背景的机构投资者。

第二,银行资金正涌入母公司基金行业。大量银行基金也有股权投资配置的需要,但由于团队的局限和股权投资的时间较短,也更倾向于投资母公司基金。

王吉鹏:刚才主持人说2016年是母基金的第一年,母基金将从2015年开始运作。有不同类型的参与者,更多的资金来自地方政府,中央

如果2016年是第一年或春天,有几个主要的变化。2006年,我们开始成为母公司,并在中国投资人民币基金。当时,政府采购的人民币基金很少,其中许多是美元基金。

今天,首先,许多基金会发现,2016年后,市场将更便于筹集资金,市场中的资金量也将充足。此外,与过去的人民币基金结构相比,机构投资者的比例大幅上升。这次浪潮中国有资产的比重将会相对较高,而现在国有资金的比重基本上是指一个相对的极限。

第二,目前,整个市场对母公司的理解有了很大提高。过去,许多人不知道母公司。现在,每个人都知道母公司基金是一种相对低风险和中等收入的产品,适合大基金的配置。

第三,这个行业有许多新团队。事实上,最直观、最重要的变化是,它们在母基金行业培养管理人才方面发挥了非常好的作用。

廖夏军:王吉鹏总是分享很多重要的观点。一是液化石油气有很多钱,人们并不愚蠢。这个行业也有很多优秀的管理人才。

王芳:我来自当地政府指导基金。我最直接的感受之一是,去年开始的具有地方特色的引导基金数量非常大,规模越来越大。事实上,我记得2016年初,一个省的引导基金是400亿元。现在,全国许多省市都在效仿和推广这一模式,规模越来越大。

第二,在良好的基金投资方面,地方领先基金非常集中;人们会发现,在许多基金中,实际上国有资产的比例很高,这也可能导致管理者的投资受到一定的限制。

第三,地方指导基金变得越来越专业。现在当你联系基金经理时,你已经用越来越专业、越来越市场化、越来越客观的方式来评判这些基金管理公司。

母基金的变化:

管理更加专业,团队更加强大,更加灵活

陈世友:从LP的角度来看,由于母基金充分分散风险,收益相对有保障,越来越多的国有机构,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以及大型国有金融机构和国有企业都参与其中,这让我们能够进入母基金的第一年,实现大发展。

就管理团队而言,我认为母公司的团队已经进一步发展壮大。我记得当我在2006年开始进行直接投资时,团队中的一个人告诉我,他想成为一只母公司基金,但一段时间后他仍然没有这样做。问他为什么。他说,作为一家母公司,他可能活得更久,但更穷。所以他决定回到体育课。

现在看看它,包括我自己,许多私募股权投资者已经变成了母公司。现在,母公司基金不是纯粹的母公司基金,而且都有一定比例的后续。一方面,这部分后续投资可以帮助母公司提高回报率;另一方面,它也让团队获得更好的回报。

现在母基金团队不仅有以前的专业基金投资者,还有很多专业的私募股权/风险投资者。这些人实际上对基金的基础项目和资产有着深刻的专业理解和实践经验,因此他们也是母公司基金团队的一个很好的补充。

从母公司投资的角度来看,投资也更加灵活。不仅是投资基金,还有投资项目。最近,我们也看到了许多次级基金的出现。我认为这是大势所趋。在过去的十年里,该基金的投资激增。现在差不多十年了。投资期已经过去,管理层退出期已经到来,基金清算的时候到了。

然而,资本市场在过去的许多年里并没有顺利开放。许多基金项目无法通过上市退出,从而将许多项目挤压到后期,但基金将再次清算。因此,现在是推出二级基金的好时机。

因此,母基金可以直接投资,二级或专业二级基金。最近,我还看到了几个特殊的二级基金问世,这也是母公司基金的多样性。

廖夏军:几个人分享了几个观点。一个方面是,参与者在第一

第二,在管理团队和管理人才方面取得了更大进步。那些最初直接投资的人也加入了母公司的大潮。每个人都更了解这个行业和这个资产。

第三,母公司的投资形式越来越国际化。不仅投资基金,后续投资和二手股票也越来越国际化。

地方引导基金如何选择全科医生?如何投票给全科医生?我们应该注意什么?

廖夏军:几位特别谈到了地方政府、金融和国有企业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母公司基金中,以及巨额基金,所以一些非常优秀的全科医生不太愿意接受国有资金。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我个人认为这些来自政府的母基金有利也有弊。幸运的是,他们拥有大量的资本,为每个人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资本池。缺点是世界各地的地方政府都有自己的需求,而全科医生可能无法满足这些需求。

在座的企业都有一定的国有背景,都是做得很好的优秀代表。所以请与我们分享。从几个方面来看,你认为政府参与的母公司要想做好,需要特别注意什么?从目前的市场发展来看,潜在的风险是什么?

陈世友:目前,各地基本上都有地方引导基金。许多来这里筹集资金的基金都有当地的指导基金。因此,国有资金的比重相对较高。为了避免国有股减持,每个人都特别小心地将国有资金的比例控制在49%以下。目前,基金普遍反映国有资金容易融资,而私人资金则不容易。

与此同时,我们更关心地方引导基金是否需要反向投资。大部分来找我们的基金,地方引导基金只需要在当地注册,不需要反向投资。也有人要求反向投票,但反向投票的比例并不太高。我们将关注哪些行业存在于反投资要求的地方。它的产业集群是什么?它的行业特点和趋势是什么?该基金必须从当地主要基金筹集资金吗?我们需要帮助他判断他的投资策略和方向。我们能在这个地方找到合适比例的投资实体吗?

我认为当地的指导基金也需要关注这个问题。首先,你的地方特色是什么?你的产业集群和上下游产业链是什么?让人们投你的票对当地产业集群和未来发展方向有帮助吗?他们找到好东西了吗?

其次,地方引导基金可能还需要注意如何计算反投资比例。我认为他们可以有一定的灵活性,使资金更容易满足其要求。

最后,如果基金不符合当地引导基金反投资比例的要求,该怎么办?我们能灵活处理吗?例如,制定一些处罚或退出安排?但不要关闭基金。

王芳:我认为中国目前的情况是,地方财政的引导资金一般都有反投资的要求,这是由资金的性质决定的。我非常同意陈总的观点。如何实现这种反投票?作为一个引导基金,我当然希望湖北的财政能够支付。当然,我希望一些项目能被带到湖北。我成立的目的是促进当地经济。以回报投资的形式,我们可以更加灵活。我们不必投资于当地企业,把外国企业带到湖北,并与湖北企业一起进行并购。只要能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我认为是有可能的。

目前,整体宏观资本环境处于紧张平衡之中。事实上,有很多人想要我们的钱。选择合伙人时,我会要求他有一定的反投资。我还将判断对方是否有承诺的基础,GP的投资方向是否能与湖北省的产业基础相匹配,以及通过我们的投资,我希望带动的产业的推广是否能够实现。

因此,有必要从别人的角度考虑。作为一名基金经理,他能否承诺以及用什么

王吉鹏:元和是一个有国有背景的团队。它在一开始也是一个指导性基金。一开始,我们只要求注册地,不要求地区投资比例。做这件事不容易。

总结几点。首先,政府采购应该充分利用政府资源,无论是国有资产信用体系还是国有资产的放大效应,包括市场对你的信任,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资源。

第二,按照市场化的规律行事。

第三,我认为在这个股权投资行业,你必须遵守行业的法律,把所谓的长期目标和短期目标结合起来。今天,我看到许多地方政府作为鼓励工业的引导基金,希望通过投资和扩大税收来源来促进工业发展。

廖夏军:元和有国有背景,是市场运作中最先进的机构之一。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模式。王吉鹏始终认同的一点尤其重要,那就是,如果你想实现你的目标,你必须首先遵循市场规则。这个目标应该自然实现。如果一个人从一开始就追求短期、快速和立竿见影的效果,从股权投资的角度来看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这是一项长期投资。

杨梅:我想目前虽然市场资金相当丰富,但事实上高素质的资产和高素质的经理很少。事实上,这些高素质的经理人并不缺乏资金。存在逆向选择的问题。如果地方引导基金设置了很多限制性条件,高素质的经理人有很多选择,就没有必要满足某个地方引导基金的要求,失去投资的主动性。这是其中之一。

第二,我们看到地方政府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他就有一些地方支持和反投资的要求,现在他已经成为一名以服务和政策支持为导向的基金经理。事实上,我们所看到的是,拥有如此先进理念的地方政府越多,他们就能越快地召集到高素质的管理者。

现在筹资周期非常快。两三年后,高质量经理人的筹资工作将完成。谁有更宽松的条件,谁能为他提供更多类型的服务,谁将很快聚集在某个地区。

第三,从字面上讲,我们的背景是国家开发银行的背景GP,很多人可能认为我们的基金是相对纯粹的国有基金。然而,在设计基金结构时,我们非常重视国有基金比例的设定,并在整个基金设置和投资运作中强调投资灵活性和市场化的理念。

廖夏军:杨总提到的优秀基金的资金聚集效应在过去两年非常明显。我们在市场上看到了很多好的全科医生,他们在订阅时筹集了很多资金,所以他们肯定会选择最好和最长的全科医生。因此,如果有太多的地方限制,很难吸引一流的液化石油气。

母公司选择全科医生的秘密:

我们都关心你的历史、股息和行业。

廖夏军:在投资过程中你如何选择全科医生?你将主要关注哪些要点?这个行业有什么关键的选择吗?

陈世友:首先,看看这个团队。1)团队优秀吗?这个团队有一个非常好的领导者和一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吗?因为我们主要投资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所以我们投资的资金通常在几亿到几十亿之间。我们也希望长期投资优秀的团队,并投资几个时期的基金。因此,我们希望团队不仅要有一个老板,还要有至少两三个主要的合作伙伴。

2)我们希望这个团队至少有10年的投资经验。因为你没有十年的投资经验,很多事情都不太顺利。然而,有些人已经投票10年或20年了,但他们仍然不能很好地投票。当然,我们也欢迎来自行业的新人加入我们的团队。

3)团队成员合作过吗?最好永远是一个团队。现在有许多新的基金出现了,他们不能绝对要求有这个基金,但至少每个人都应该互相了解,互相信任,并有一个共同的投资理念。

4)我们希望激励机制与基金的业绩绝对挂钩,我们希望照顾那些真正在团队业绩分配中投资和赚钱的人。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基金,尤其是那些比较成熟的基金。最早的伴侣可能会带走更多,但是新一代

其次,看看过去的历史结果。这支队伍必须有更好的历史表现。如果你是一个新团队,这取决于每个团队成员以前的表现。如收益率、内部收益率、收益率等。

第三,看看投资策略。投资策略也特别重要。行业具有周期性,趋势变化很快。很有可能以前是什么轨道,但现在完全过时了,所以有必要调整策略。

投资策略应遵循当前趋势。如果投资完全逆潮流而动,做好投资就不容易。刮风的时候猪能上天堂是有一定原因的。

然而,如果你投资一个行业,虽然有趋势,但它是过热的。投资估价非常昂贵,我们也不喜欢。

与此同时,有时行业周期已经触底,即将攀升至上行阶段。此时,反向投资也能产生良好的回报。

以前的成功表现并不意味着你现在会成功。如果你的投资策略完全改变,我们也会更加警惕。例如,你过去投资于首次公开募股前,但现在你投资于早期风险投资,你明白吗?你能扔得好吗?

第四,有好的储备物品。投资策略是说“我想投什么票”。事实上,你不必为你想要的东西投票,你可以讲一个故事。我们会仔细研究你的储备项目。一些基金投资者在投资或锁定一些项目后会回来。例如,他们已经为10个项目交了定金。我们将仔细研究这10个项目,并知道你的投资策略是真正做到这一点。我们可以判断你是否出于任何原因这样做。有好的回报吗?

王芳:作为当地的引导基金,当我们开始投资的时候,我们没有足够的经验和数据库,所以当时非常简单。这取决于谁有能力投资。如果CICC投资,中国投资,元和投资,我们认为基本上是可靠的。然后,用各种方法验证并关注我们的工业需求是否能够实现就足够了。

陈世友:每个人都非常重视新闻部。泡沫很多,估值非常高。目前,许多基金都流行根据下一轮估值来计算回报。如果存在估值泡沫,且基金没有调整,我们将重估。我们将根据自己的判断计算每只基金的估值,有时可能会剔除一半。

王吉鹏:回顾过去十年中国的投资行业,事实上是有周期的。随着移动互联网周期波动时间越来越短,现在每年都有很多热点切换和轮换。这给我们判断或选择好的全科医生带来了一些困惑和干扰。

在我们选择一个团队之前,我们将看看这个团队关注的是哪个行业。每个行业都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你在这一点上选择的起点决定了你选择哪一个团队,以及这个团队在这一点上能否做得好。

在选择团队之前,母基金的全科医生还应该对行业进行强有力的行业研究。行业研究不仅仅是阅读一些经纪报告,而是实际上与专注于该行业的全科医生聊天,甚至拜访他们在该行业投资和工作的公司。他们站在第一线,更了解这个行业的趋势。

杨梅:这个问题的方法论和总体思路已经在上面提到了。此外,我们有一些实际经验。

首先,我们在整个国家开放系统下投资。事实上,我们也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投资白马基金。当时,有良好历史业绩的基金不多,甚至更少。因此,我们涵盖了当时所有好的白马基金。

后来,基金更加关注战略和模式,即阶段2.0。在3.0阶段,我们也非常重视对行业的了解和研究。如果我们想在一个行业中分配资金,我们将查看该行业中的所有资金,然后访问该行业中一些更重要的直接投资项目。

然后我非常清晰地分析了行业趋势、赛道段和未来的发展。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事实上,我们的团队还有另一个特点。当我们作为母公司工作时,我们强调基金投资和直接投资的结合。我们一直坚定地走这条路,强调我们对行业基金的理解。我们必须充分了解团队的能力和最终目标

现在,除了大家提到的传统模式或标准化元素的筛选模式之外,我们的团队已经进行了6到7年的直接投票。如果一个新的全科医生向我们展示他的能力,我们将一起做一到两个项目。他可以推荐我,或者我可以推荐他。在这个过程中,团队的能力是清晰的,然后一些标准元素的比较将使团队的选择更容易。

母基金的魅力不仅仅在于金钱。

廖夏军:当母基金投资于该基金时,除了钱,还有什么其他因素可以吸引全科医生?

杨梅:这个问题分两个层次回答。第一个问题是,像我们这样的机构如何保持长期竞争力?因为像我们这样的机构实际上得到国家开发银行系统的支持,我们必须充分利用该系统的优势。整个CDB为投资、贷款、债务和租赁凭证等各种金融产品提供服务。因此,我们有各种财政支持的手段,为政府采购和政府采购投资公司和我们的直接投资项目。

第二,我们特别重视资源和生态建设。我们在中国投资的全科医生数量最多,投资历史最长。回顾跨越2-3个基金投资周期后整个基金的配置,我们会发现我们实际上非常擅长移植GP。

第三,我们非常重视团队能力的建设,不仅仅是投资项目或投机,而是从整个行业的角度来理解,然后将行业的理解渗透到资金投资和直接投资中,然后将这三个维度联系起来,成为全科医生和被投资企业的资源系统,然后将这一资源系统转化为投资后管理和增值服务能力,从而完成能力系统和资源系统的闭环建设。

第二个层次的问题应该是基金投资和直接投资之间的平衡。事实上,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可能还需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任何进行基金投资和直接投资的机构都是资产配置的战略性问题。资金的分配和直接投资比例可以决定最终的成败。

第二,你应该考虑你的能力,无论你的能力是在基金投资还是直接投资上,你的能力和策略必须匹配良好。

第三,仍然存在能源问题。母公司基金团队进行直接投资实际上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投资导向,第二阶段是联合投资。每个人都可以一起做一个项目。第三阶段是积极投资,这需要更高的能量和能力。无论团队的时间是与直接投资还是基金相匹配,作为一名基金经理,应该非常清楚地考虑这方面的能量分配。

最后一点是效果方向。我们的目标是提高整体基金的回报率,同时提高流动性要求。好好考虑这些要点,把它们落实好,把它们更多地分配给直接投资。目前,中国一期基金的直接投资比例为30%,基金整体年投资回报率为25%。

王吉鹏:杨总非常全面地分享了它。因为前两个阶段都是基金投资,所以我们才刚刚开始,仍然专注于后续投资。后来,随着团队能力的逐步发展,或者当团队成员到位时,考虑到联合投资,我们仍然专注于把握整个母公司基金的核心。

母公司基金是长期产品。根据您投资的资金,如何逐步证券化这些资产,并逐步形成一些短期、中期和长期不匹配的产品,以满足LP的需求,是我们正在思考的问题。

母公司有资金投入和项目跟进,短期固定收益问题难以解决。在我们投资了7800个项目后,我们能够筛选一些短期债务、并购贷款和制造一些短期产品。

廖夏军:王吉鹏提到的非常深刻,也是一个行业问题。目前还没有立即的答案,但值得母公司探索和思考。

王芳:事实上,在我们看来,直接投资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每个人都说的,那就是提高流动性或回报。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开始这样做。

另一方面,我们一直说我们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一方面,我们正在推动这个行业。另一方面,我们将是一群朋友。我们希望成为这个朋友圈的平台。我们投资的这些企业可以充分利用这个平台,通过上下游和渠道。此外,与湖北企业对接可能是我们直接投资的目的。

我们可能不会更多地考虑回报和回报,也不会更多地考虑资金的流动性,而是更多地考虑驱动力。

陈世友:我们团队有很多直接投票的人,他们天生喜欢直接投票。除直接投票外,现阶段我们还进行后续投票和联合投资。因为我们已经投资了很多全科医生,知道他们的长期目标是什么,所以我们直接把项目交给全科医生,让他们和我们一起看项目。

直接投资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与母公司合作。为了提高收益率和流动性,风险投资有相对较长的投资时间。因此,我希望我们的直接投资项目能够短、顺利、快捷,从而提高流动性和收益率。此外,当我们得到很多项目时,如果是天使或早期阶段,我们不投票,我们会直接给我们的全科医生,让他们投票并让他们观看。

我们的母基金有一个特殊的研究团队。他们每周都有专门的研究并定期汇报,希望能给我们的团队和全科医生以及LP一些指导。同时,我们还邀请行业领导组织讲座和举行专题讨论,帮助我们开阔视野,加深对行业的理解。

母公司基金现在很受欢迎,希望能长期存在。我们希望为LP和GP提供更好的服务,并继续长期运营母公司基金。

廖夏军:陈的总结也是每个人的共同期待。我希望母基金市场越来越好。我希望这些优秀的母亲基金和优秀的全科医生能够长期合作。

youtube.com

新闻排行
  1. 几天前,一些媒体披露了一组中国新型越野车的路试照片。据我们了解,这款新车是一款紧凑型运动型多功能车,

    几天前,一些媒体披露了一组中国新型越野车的路试照片。据我们了解,这款新车是一款紧凑型运动型多功能车,...

  2. 2017年7月12日,青科集团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如期在北京举行。峰会邀请知名和杰出的基金?

    2017年7月12日,青科集团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如期在北京举行。峰会邀请知名和杰出的基金?...

  3. 随着互联网的高度普及,我们周围的大大小小的屏幕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电脑、手机、平板电脑、电视等

    随着互联网的高度普及,我们周围的大大小小的屏幕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电脑、手机、平板电脑、电视等...

  4. 办公室瑜伽随时随地都可以变瘦2015[指南]办公室瑜伽随时随地都可以变瘦。在办公室坐了很长时间后,你觉得背

    办公室瑜伽随时随地都可以变瘦2015[指南]办公室瑜伽随时随地都可以变瘦。在办公室坐了很长时间后,你觉得背...

  5. 使用透气鞋垫如丝瓜海绵鞋垫等,并经常更换。只有鞋垫透气,脚的“呼吸”才能畅通,脚底出汗的症状才能逐渐

    使用透气鞋垫如丝瓜海绵鞋垫等,并经常更换。只有鞋垫透气,脚的“呼吸”才能畅通,脚底出汗的症状才能逐渐...

  6. 家永远是许多人心中最温暖的港湾,而家庭是许多人心中最温暖的关怀。然而,娱乐圈里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断

    家永远是许多人心中最温暖的港湾,而家庭是许多人心中最温暖的关怀。然而,娱乐圈里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断...

  7. 据香港媒体报道,已经在娱乐圈呆了30多年的嘉玲,曾与众多著名男演员一起演出。每个超级巨星都有自己的独特

    据香港媒体报道,已经在娱乐圈呆了30多年的嘉玲,曾与众多著名男演员一起演出。每个超级巨星都有自己的独特...

  8. 北京时间2014年7月29日:国内领先的汽车线束连接器模具及零部件企业天津柯文注塑有限公司(“天津柯文”)近日

    北京时间2014年7月29日:国内领先的汽车线束连接器模具及零部件企业天津柯文注塑有限公司(“天津柯文”)近日...

  9. 家永远是许多人心中最温暖的港湾,而家庭是许多人心中最温暖的关怀。然而,娱乐圈里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断

    家永远是许多人心中最温暖的港湾,而家庭是许多人心中最温暖的关怀。然而,娱乐圈里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断...

  10. 随着新年的临近,业内许多人正逐步将注意力转向“辣味诱惑”小龙虾品牌:“辣味诱惑诱惑大量店铺倒闭和拖欠?

    随着新年的临近,业内许多人正逐步将注意力转向“辣味诱惑”小龙虾品牌:“辣味诱惑诱惑大量店铺倒闭和拖欠?...

日期归档
友情链接